虽然步长制药研发花钱少,但是很高端

 

1


“今天是一个大喜的日子,也注定将是一个难忘的日子!” ,2012年12月20日,杭州下雨,但是挡不住赵步长的开心。

他是去为步长制药和浙江中医药大学联合组建的脑心同治研究院揭牌的。

这个牌子,必须由他揭。

不仅因为人家出钱了,更因为脑心同治理论,是他们一家人共同研究提出的理论。

他们认为“脑心同源,脑心同病”,于是研究出了一些神奇的药物,比如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和丹红注射液。

其中,丹红注射液是尤为神奇的,步长制药的招股说明书显示,2013—2015 年,丹红注射液为步长制药带来的销售收入分别为 33.6亿元、38.31亿元、41.61 亿元,毛利率分别为 95.04%、95.12% 、94.53%。




2016年上市成功后,步长制药没有继续披露丹红注射液的上述数据,毕竟吃饭的人,谁愿意跟菜多说话?

直到来自斯坦福的帆船运动员让大家关注到一些数据,比如步长制药每年要开6.4万场学术推广会议,每天要花 2000 万在市场和推广费用上,比如步长制药的研发投入只占销售收入的4%。

人们纷纷感受到了落差,就不能多花点儿钱研究药么?

这样的评价,对步长制药并不公平,研发不在于花钱多少,更在于是否高端。



2


一篇题为《杏林迎盛事, 桃李飘芬芳 ——脑心同治研究院揭牌仪式暨学术报告会在浙江中医药大学举行》的文章,介绍了揭牌仪式当天传来的好消息——

比如,“丹红注射液在中国现代化重点实验室由张伯礼院士组织一批哈佛大学的博士生导师进行深入研究,脑心通胶囊由葛均波院士主持进行深入研究”。

比如,“人的心脏有病时,房颤时产生的栓子会脱落到脑部,心脑都会发病,则是高润霖院士正在深入研究的项目”。

再比如“赵步长教授提出的脑心同治论已经得到了全国范围内专家的认可 ,并且正在用于治未病”。

这岂是你等一般的药品,带医生开开学术会议,就能达到的高度。

你们忙着卖药治病,人家要用于治疗未病。

有事没事儿来两针。





3


中药能不能成为注射剂,一直是医学界争议较大的话题。

北京大学讲席教授、中枢神经科学领域专家饶毅是中药注射剂比较激烈的反对派,2017 年他在一个论坛上说,“中医中药里面有合理成份,但现在有一批中药厂要大量向全国推销中医注射剂,这是彻头彻尾的伪科学”。

我的一位中医朋友说,“中药注射剂是否有效是个玄学问题,可以确定的是,中药注射剂里面含有许多植物蛋白成分,一定更容易过敏,也容易产生致死案例”。

丹红注射液此前因频发严重不良反应,已至少26次被预警列入重点监控。

这也难怪步长一家人会用那样的态度面对斯坦福,毕竟丹红注射液都是由来自哈佛大学的博士生导师进行深入研究的。



4


办研究院,不仅是为了高端研究,步长也看重和普通的医生、乃至医学院的学生的联系。

在招股说明书中,步长制药这样写到,“通过脑心同治研究院开展在校教育和临床医生继续教育,通过脑心同治学术交流会凝聚认可公司产品的医师团队”。

每次读到“开展在校教育,凝聚认可公司产品的医师团队”这几个字,我都毛骨悚然。

今年3月,全国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步长制药总裁赵超提出建议,建设国家级产学研一体化的中医药脑心同治研究院。



5


在美国发生的事儿,美国人民帮步长制药解决了。

在步长制药即将迎来斯坦福事件后的第一个交易日之际,一个美国大爷半夜发了条推特,A股迎来了千股跌停,而步长制药的跌停,只是掩映在这片跌停中。

谁还有心思琢磨步长制药那点儿事儿呢,只盼着这位美国大爷来几针丹红注射液,脑心同治一下。

贪财好色的花儿街致力于为大家带来更有价值的阅读。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花儿街参考(zaraghost)、作者,侵权必究。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华信电商网】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hn-besturn.com/dianshangbaike/2235.html

展开查看全文